不知道枉死城出大事了吗?”胡姬醋味十足地道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4 06:10

  百鬼夜行图其实是绝天帝国皇家特有的心法。绝天的烈火,就是百鬼夜行中的第七鬼业火鬼。不知过了多久,空中闪现的鬼形,已经变化了九十九次。冥气也变的慢慢透明。苏苏知道,就快结束了。就在此刻,狐村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那是个浑身泛着青光的女人。如入无人之境地闯进狐村。任何想阻拦她的妖狐。都被她打的口吐鲜血。“我来找苏苏的,与你们无关。”女人冷冷地道。浑身青光暴涨,即使在大白天。都叫人觉得鬼气森森。“你是谁?快离开。”炎艳挡住对方。她身后,就是孟回闭关的洞穴。孟回这一进去就是三个多月。半点消息都没有。要不是三尾说里面生命气息越来越强。她早就冲进去了。“恩?就凭你?”女子冷笑:“我是胡姬。你们快把苏苏交出来。”“苏苏?苏苏是谁啊?我们这没这个人。”三尾眼神闪烁。“孽镜台指示苏苏就在这里。快点,我有急事,没空和你们纠缠。再不叫她出来,别怪我大开杀戒。”胡姬不知什么时候从地府出来了。看那神情,应该真有急事。此刻密洞里,孟回已经演化到最后一幅百鬼夜行图。所有的冥气这一刹那猛然内收,变成一副漆黑的铠甲。幽幽的黑光,显得无比的威严。苏苏大喜:“回,你醒了?”孟回猛地睁开双眼,黑色铠甲随之消失:“恩,苏苏。难为你了。”“咦?”苏苏惊奇地摸着孟回。那铠甲呢?孟回轻轻一笑,托起苏苏的下巴:“怎么,忍了三个多月。受不了了?”“你!”苏苏吓了一跳。这是他熟悉的孟回吗?“不用惊讶,这才是我。当年那份错误的感情,困了这么久。现在是该醒的时候了。胡姬不知在闹腾什么,出去看看吧。”孟回大笑。“胡姬来了?不可能吧。”苏苏自语,一抬头发现孟回已经离开。忙叫道:“等等我。”孟回出去时,胡姬正打算大开杀戒。“谁惹的我们家胡姬动这么大肝火。真是该死。”“大人?你倒是够舒服的。不知道地府已经闹翻天了吗?”胡姬没好气地道。“没关系,闹的再大也无所谓。何况,有精明能干美丽动人的胡姬看着。还能出什么事?”孟回嬉皮笑脸地道。“你!”胡姬的反应和苏苏差不多。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,孟回一闪就出现在她身边。众目睽睽之下,将舌头伸进胡姬大张的嘴里。胡姬这才回味过来,用力想将孟回推开。却发现双手根本没着力的地方。半晌,孟回才将胡姬放开。胡姬红着脸,没好气地道:“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死皮赖脸?”“我也说呢。他的脸皮啊,越来越厚了。胡姬,发生什么事了?”苏苏笑着拉住胡姬的手。“你们在这里郎情妾意,不知道枉死城出大事了吗?”胡姬醋味十足地道。“能有什么事?”孟回将这一切看在眼里。淡淡一笑。“菩萨刚走,血池和五道两个家伙就开始蠢蠢欲动。前不久干脆将我们的地盘围住。你看着办吧。”胡姬道。枉死城三方,孟回,血池,五道辖下的人数基本相同。但孟回从来不去花力气拉拢各朝名将。所以麾下最少的就是壮男。真要打起来,即使有铁面看着。一样得吃亏。“哦?”孟回一抬左手,将无相太级抛到空中。胡姬在那嘀咕:“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思玩。”两只阴阳鱼在空中快速地划出几个符号。孟回的神情变了。“不好!快回去!”也顾不上招呼苏苏和胡姬了。凭空破开地府之门,消失在众人眼前。当他赶到时,也正是情况最危急的时候。原本如果铁面死守,血池和五道一时也奈何不了他。谁知道司徒月不识路径。竟然闯到五道的地盘上去。结果被五道的人抓了,架到阵前。逼五道撤去结界, 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铁面自然知道事情轻重。说什么也不肯。于是五道就让手下, 香港六合精选心水资料站在阵前将司徒月扒个精光。铁面再也忍不住, 香港六合九龙心水高手论坛资料一个人冲出结界。五道将军派出两人缠住铁面, 香港六合王中王心水高手主论坛资料另外三个人展开强攻。孟回手下,除了铁面,胡姬和苏苏,根本拿不出一个高手。结果被五道的手下攻破防线。大肆杀戮。五道手下,多的就是残暴凶狠之辈。对孟回手下那众多美女,早就垂涎三尺。一时间,场面乱做一团。看到这一幕,铁面勃然大怒。浑身气劲暴涨,竟然将面具震飞。露出坚毅无比的脸庞。“住手!”这一声大喝,震的所有耳朵嗡嗡作响。五道将军都塄住了。“杜金,有种和本座较量。何必欺负女人?”铁面指着五道中的老大喝道。“好,好。你这藏头露尾的家伙,今天居然象男人了。我成全你,弟兄们,上啊。”杜金嚷嚷着。五道兄弟舍了其他人。一同朝铁面扑来。铁面虽然身手不凡,面对五道中任何三人,都可以保持不败。但如今五人齐上,就不是他能抵挡的了。但就在这时候,孟回赶到了。看到场中的拿掉面具的铁面。孟会呆了一会,忽然大声叫道:“大哥!”猛地扑到铁面身边。大哥终于肯拿掉面具。“大哥,新闻资讯你回来了。哈哈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“二弟。”怒雷呆呆地看着孟回。以他对孟回的熟悉,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。孟回已经变回真正的地帅。“二弟,你终于……”“哈哈大哥,我的大哥终于回来了。我的大哥终于回来了。”孟回欢呼着。这话只有怒雷和他自己能明白。“孟回,少在那装神弄鬼。”杜金色厉内荏地喝道。一个铁面已经够麻烦,好死不死,那一向不回窝的孟回却挑这时候溜回来。他就不会在外面多玩玩。杜金心里直打鼓。“大哥,还是老规矩。”孟回嘴角露出冷森的笑容。“你就知道偷懒。”怒雷没好气地道。说归说,他依然朝前迈出一大步。随手拿起一把重剑。挥动一下,“还是没那把趁手啊。可惜了。”“大哥,这把先凑合着用。”孟回将雷鸣剑丢给怒雷。怒雷凌空比画了两下,表情很古怪。“这……回头告诉我。这是从哪来了。”接着怒雷将剑尖冲着杜金兄弟比了一下。做出轻蔑的手势,“你们,过来。”五道一向狂妄,若不是地藏压着。孟回都不在他们眼里,何况铁面。他们被铁面的表情激怒,叫嚣着冲出。刚交手时还好,可是接着他们就发现不对劲了。首先杜金,他忽然觉得腰后一麻。似乎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。要不是任木替他架了一下。险些被怒雷劈成两半。一掉头,就看到孟回向他含笑致意。接下来杜金就一直防备着,第二次。他清楚地看到一个黑点从孟回手中射出,打在老二任木的膝盖处。任木脚下一踉跄,怒雷的剑就砍了下来。“住手,住手。你暗算,这不公平。”杜金气急败坏地道。“哦,公平啊?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那两个字怎么写。”孟回在杜金眼皮底下一闪一现。人就到了杜金背后,友好地拍拍杜金的脖子。杜金背上的寒毛全部竖了起来。这就是孟回的真正实力吗?他竟然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。“你做什么,我自然是没权干涉的。当然,我要做什么,你也无权干涉。特别是我这人好梦游,要是不小心把谁的脑袋当西瓜给割了。那却是怪不得我的。”说这话时,孟回的表情显得十分苦恼。似乎他真有梦游的毛病。杜金这个气啊,可是刚才孟回神出鬼没的身法却深深刻在了他脑海里。他还真没把握可以躲过孟回的暗算。而且,孟回的手,好象还搁在他“秀美”的小脖子上呢。“哈哈,孟大人真会说笑。孟大人要是梦游,那也是摸到血池的床上去。怎么会对我这大老粗有兴趣。”杜金打着哈哈。“难说,我说不定就是喜欢你这粗犷的呢。”孟回眨眨眼睛。怒雷在那边忍笑忍的满面通红。杜金却是连冷汗都被吓了出来。“嘿嘿,误会,误会。只是有些个手下。想念妻子,所以……”杜金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。孟回也不去揭穿。真要翻脸,还不是白白便宜了血池。“哦,这样啊。哎,我可以理解的。不过对女人不可以这么粗暴的。女人是宠的。他们一定准备了不少礼物吧。没关系,我先替他们收下了。哦,看你们兄弟的兵器都不错。啊,还有您的戒指。多漂亮。你一定不会舍不得,对吧?”孟回笑嘻嘻地道。杜金肚子里几乎连孟回的n代祖宗都操遍了。面子上却不敢露出分毫,只好忍痛将孟回点到的东西都留了下来。孟回这才满意地点点头,手也从他的脖子上拿开。“要不要去我那坐坐,喝口茶?”孟回笑问。“不……不用了。”杜金心说,还喝茶?就这么着已经脱层皮了。喝杯茶我还不得剩内裤回去。看着五道的人马跌跌撞撞地溜走。怒雷终于忍不住狂笑出声:“二弟,你真是江山易改。本性难移。”“有吗?他们打坏东西。我总得收点手续费吧。”孟回一脸的无辜。“好了,好了,知道你是被逼的。”怒雷不和孟回胡扯:“这剑你到底从哪来的?”“哦,老混蛋抢来送我的。”孟回道。“老混蛋?这么说他,你小心他找你算帐。”怒雷摇头,这才是孟回。可是……太不正经了,不然在绝天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不把他当回事。“剑有什么问题?”孟回问道。“这应该就是我的怒雷斩,当然,是不完整的。确切的说只有三分之一。”怒雷道。“真的?难怪我觉得有些熟悉。你既然这么说就不会错了。”孟回点点头。“咿,铁面大人。你怎么不带面具了?”苏苏和胡姬这会才姗姗来迟。“好了,都归本位吧。苏苏,胡姬,你们随我来。”孟回挥挥手。让众人散去。地府的战争和人间不同。硝烟过后,它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枉死城中属于孟回的领域,又一次恢复了平静。

,,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


Powered by 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