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“看见”任红莲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8 08:18

  清晨,张如龙向天环大厦走去。由于昨晚请钟玉钏等女吃饭,他的一百元钱只剩二十多元,所以他依然是步行上班。张如龙进入天环公司大厅,一眼就看见服务台上坐着的程霞,连忙走过去。程霞也看到了张如龙,站起身招呼道:“张小弟早。”张如龙连忙道:“程姐早。”走到服务站前,张如龙问道:“程姐,昨天怎么没有见到你上班?”程霞顿了一下才道:“哦,没什么,我昨天有点不舒服,所以请了一天假。”张如龙看了看程霞,虽然她脸上化了妆,但面色依然有点苍白,担心地问道:“我看程姐也不是生病,定是有什么事吧?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定要跟我说一声啊。我一定会帮你。”程霞点点头道:“谢谢,我真的没有什么。”张如龙也不好多问,只好道:“是这样啊,那我就不多问,不过,程姐一定要记住,如果有什么事定要告诉我,我一定会帮助你的。”程霞又感谢了几句。张如龙把程霞又看了看,见她除了面容有点憔悴外也没有什么病,只好疑狐地离开。张如龙看了看时间,现在已是九点左右,觉得应该先到地下练武场去看一下。张如龙来到地下练武场,一眼就看见陈在勇与霍春山正站在练武场的一旁,其余的人都在各自锻炼着,一眼看去至少有四五十人,此时正有两人在拳擂台上搏击。那两人都是保安,一来一往打得比较激烈,倒还有一点功底,不过只是比一般人强点,与保镖比起来就差得远了。看见张如龙到来,汪铁勇向他招招手,张如龙向他们走去。走近汪铁勇的身边,张如龙道:“汪主管早,霍主管早。”两人微笑着点点头。汪铁勇问道:“张如龙,今天你还是去熟悉一下环境,天环大厦非常大,人员也非常多,我想你一时间也无法全部记住,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就是熟悉天环公司的环境和人员。昨天你已经了解了一些,今天你再到各处走走。”张如龙朝四周看了看,没有见到郑晓娟。汪铁勇见状笑着道:“你定是在找郑晓娟吧,她今天有事没有来。”张如龙微微感到有点失望,只好道:“哦,郑姐她有事,那今天我就一个人到处去看看吧。”汪铁勇又笑着道:“你用不着失望,我看郑晓娟对你非常有好感。昨天下午见到我时他不时说起你口才了得,语言丰富,令人发笑,说着说着还笑了起来。她可是很少这样称赞一个人,可见你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看她那高兴的样子,我真巴不得被她称赞的人就是我。”张如龙听到称赞郑晓娟自己,心中也是无比高兴,不过脸上却露出一幅谦虚的神情道:“那是郑姐太夸奖我了,我只是随便说说,也不是什么口才了得。”霍春山接口道:“如龙你就不用谦虚,你的口才我们早已见识过,令我也是无比的佩服。说起来我也是真羡慕你,你才来几天,我们公司四大美女的三位就对你另眼相看,除了郑晓娟和任红莲外,听说董事长的千金殷素素昨天见到你时笑得非常开心,她可是眼高于顶,从来不对人假以颜色,在同事面前很少笑过,没想到第一次见到你就笑得那么开心,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,以后好好干,前程定是不可限量。”张如龙心中苦笑,但却只有谦虚几句。走出地下练武场,张如龙一时不真不知该到哪里去。以他的记忆,虽然昨天只在公司里看了一遍,却对每个地方了如指掌,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再去看一遍。不过汪铁勇既然叫他熟悉情况,他也不得不做做样子,决定在大厦里到处走走,混到中午就回学校去。张如龙先来到大厅,对于程霞他始终放心不下,总觉得她定是出了什么事,决定再去问问,也许能够帮上一定的忙。走到大厅中,张如龙就看见服务站前站着一名中年人,程霞正微笑着向他说着什么,中年人点点头才离开。张如龙来到服务站前,程霞见到是他连忙上起身招呼道:“是张小弟啊。”张如龙点点头道:“程姐好。”程霞又问道:“张小弟,你怎么没有到练武场去锻炼,我们公司的保镖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那里。”张如龙道:“他们都是在那里练武,我只是奉汪主管的令了解天环公司的情况,你是知道的,作为保镖,就必须随时了解身边的环境。”程霞点点头,问道:“张小弟的武功定是非常高强吧?”张如龙笑着道:“程姐太夸奖了,我只是非常喜欢练武,还会那么几招,再加上身体也比较壮实,所以对付一般人还没有什么问题,说到武功高强就不敢当。”程霞露出崇敬的目光道:“我虽然不懂武功,但去年看过我们公司的保镖表演过,特别是汪主管、霍主管和郑姐的武功真高,我看与那些电影中的武林高手也差不多远。”张如龙也点头道:“你说得不错,我没有见过霍主管与郑姐的武功,但与汪主管对搏过,他的武功确实不错,不然怎么能得全国散打冠军呢。”一说起武功,程霞顿时显得兴奋起来,连忙对张如龙讲起去年看保镖们表演的所见所闻。听到程霞把几位保镖形容得个个犹如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般,张如龙心中暗笑,心道你看到的只是些最低级的武功,如果见到那些真正的高手决斗,不知会佩服到何等程度。不过他还是不停应和着。好不容易,程霞才讲完,最后对张如龙道:“我最佩服郑姐,她虽然与我一样是女儿身,可那些男保镖都不是她的对手,我真希望自己也能有她那样的武功,那时也能像她那样威风八面,也不会受人欺负。”张如龙开始还有点头,听到后来顿时觉得程霞言出有因,问道:“怎么,有人欺负你了吗?”程霞闻言连忙道:“没有,我只是打个比方,我们女孩子敢容易被别人欺负,如果能像郑姐那样有一身的本事,就不会害怕了。”张如龙看了程霞一眼,觉得她定是口不由心,定是隐瞒了什么,又问道:“程姐,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你定要给我说啊,我可是你的小弟,有事定会帮你的。”程霞摇摇头道:“张小弟,谢谢你的关心,我真的没有什么。”程霞不说,张如龙一时也没有办法,只好暂且把此时放到一边。此时有一个人来到服务台问事,张如龙这时才发觉自己正在打扰程霞工作,对程霞打了一个招呼就转身离去。不知不觉,张如龙来到二楼餐厅,他的目的是想见到任红莲。张如龙餐厅里转了一圈,没有找到任红莲。这时,一位服务小姐从身旁走过。张如龙上前道:“请问小姐, 白小姐6肖免费资枓知不知道任主管在哪里?”那位小姐长得还不错, 白小姐全年免费精选资料身材苗条, 六合三期必出一肖期期准一张瓜子脸, 一码一肖一尾中平特高约一米六三左右。见问话的是一位帅哥,那位小姐的态度也比较好,点点头道:“任主管在三楼夜总会。”张如龙谢了一声,转身向餐厅外走去。来到三楼,张如龙意识一转,就“看见”任红莲。天环公司的舞厅很大,几乎占了天环大厦平面的三分之二,呈梯形状,足有两千多平米,正前方是一个舞台,中间是舞池,三方是桌椅。此时任红莲正站在舞厅正中注视着舞台上,那里正在的排练。舞台上几位少女正在翩翩起舞,一位二十多岁的少女站在旁边,不时指点着。那位少女身高约有一米七左右,身着淡黄色的风衣,留着一头披肩发,身材苗条,一张瓜子脸白里透红,可能由于长期练舞蹈,一举一动都具有一种特别的素质,那美丽与任红莲也不相上下。看到这里,张如龙也暗暗称奇,什么时候公司里又出了这么一位美女?那位美女绝不会是财务部的副主管柳玉华,因为柳玉华绝不可能来指点舞蹈。本来依张如龙的个性此时定要进去认识一番,不过,此时那里有两位美女,如果进去自己那个精妙的语言不知该向谁诉说。所以,他决定暂时不进去,先把那位美女的底细摸清再说。至于任红莲,反正要见她也容易。想到这里,张如龙转身就走。张如龙在大厦中转了一会儿,通过手机,知道现在已经是十一点,本来准备回学校去,不过却觉得自己才来公司几天,如果领导经常看不到人也不好,决定下午再在公司里转转。张如龙又在公司里转了一会儿,一直等到快到十二点钟才向一楼大厅走去。来到大厅,程霞还坐在那里,张如龙来到服务台前面。程霞看见张如龙过来,连忙站起身。张如龙问道:“程姐,快下班了,你在哪里进餐?”程霞道:“我上班时间与你不同,一直不能离开服务台,每天中午都是吃的盒饭,等一下就有人送来。”张如龙虽然很想请程霞吃饭,但一想自己身上只有二十多元钱,顿时改变了主意,又道:“是这样,那等一下我也要一份盒饭,在这里陪你吃。”程霞道:“算了,你还是到公司食堂去吃吧,那里的饭菜比盒饭好得多,你是保镖,工资一定非常高,吃盒饭也不适宜。”张如龙笑道:“程姐这就错了,我上班才几天,还没有领到薪水,实际上我是一个穷光蛋,就是因为没有钱才到这里来上班,现在我身上只有二十多元钱,而这些钱还是我昨天下午才挣到的,不然今天中午只有饿肚子。”程霞睁大眼睛道:“不可能吧,看你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穷人,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?”张如龙正色道:“我可没有骗你,说老实话吧,我还是学生,新闻资讯不过你可不能告诉别人。虽然我也觉得我风流倜傥、气宇轩昂,但看人不能只看外表,你认为我有钱可能是受了一身衣服的迷惑。自从穿上这身制服后我也有一种暴发了的感觉,这可能就叫佛靠金装、人靠衣装吧。”程霞听得笑了起来,两腮露出两个小酒窝,那娇艳的模确实令人心动,张如龙忍不住旧病复发,两眼死死盯着那两个小酒窝。程霞突然发现张如龙正露出一幅猪哥像,俏脸微微一红,连忙侧个头去。张如龙这时也发觉自己的失态,不过以他的脸厚当然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。失望地收回目光,张如龙神色自若道:“程姐你可不知,现在社会可不能以穿著来衡量一个人的贫富,一般情况下那些穿著豪华,全身上下都带满金银手饰的人只一些小富而且,而那些真正的有钱人反而穿得非常朴素,对他们来说,衣著并不能体现自己的富有,那些豪华衣著、金银手饰早已不放在他们的眼里。还有一种人,他们本来非常穷,却必须穿着豪华的衣服,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呢?”程霞摇摇头,张如龙笑了笑道:“那些人不外乎都是些骗子、小偷等,这个世上大多数人都爱以貌取人,如果一个骗子穿得普普通通,而又说自己非常有钱,你想他说的话还有多少人会相信。而一个穿着高档衣服的小偷,如果他走到你身边,你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防着他吧?”程霞点点头道:“你说得不错,一般人都爱以貌取人,看样子我也犯了这样的错误。”张如龙道:“这也不怪你,虽然我如此说,但也不能说穿得好的人就是骗子小偷,他们也只是少数而已,不过,我觉得人不可貌像,海不可斗量这句话也有一定的道理。”程霞点点头。张如龙用意识“看”了一下时间,见已经十二点,问道:“不知送盒饭的什么时候到?”程霞看了看时间道:“我想也该到了吧,等下送盒饭的人来了我叫他再给你送一盒来。”张如龙正想说话,突然感到有人正盯着自己。张如龙慢慢转过身来。看着他的人有两位,左边一位就是公司董事长的千金殷素素,此时她长发披肩,身着米黄色的套裙,再配上那苗条的身材,整个人显得无比的典雅,白净的脸蛋略施脂粉,更加托出她的亮丽,令张如龙的心也跟着跳动一下。不过,殷素素此时却紧紧绷着那张小脸,一双秀目露着凶光看着张如龙。右边也是一位少女,看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,身高大约一米六四左右,留着短发,苹果脸型,长得也不错,看衣着就知道她是公司的保镖。看到殷素素那快要吃人的模样,张如龙也紧张了一下,不过他马上露出一丝微笑,装着没有见到她,又转身回去,不过意识却注意着殷素素的动静。殷素素见张如龙装着没看见她就转过身去,心中更加来气,调转方向朝服务台走来。见殷素素走过来,张如龙的眉头也跟着皱起来,看样子殷素素开始过来找自己麻烦了。突然,张如龙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那就是此时千万不能让殷素素知道他与程霞的关系不错,不然程霞很有可能要倒霉。想到这里,张如龙连忙小声对程霞道:“程姐,我得罪了殷素素,千万不要让她发现我与你的关系不错,不然对你很不利。”程霞一听,面色顿时变得苍白,她可明白得罪了殷素素的后果。虽然殷素素只是公关部的主管,但公司所有人都明白她实际上就是公司第二号人物。不仅如此,由于她是一个独女,殷启良对她是百依百顺,在某种情况下可以说比殷启良的话的还管用,得罪了她可能比得罪了殷启良后果更严重。所以,程霞顿时露出惶恐之色看着张如龙。张如龙笑了笑道:“程姐,对不起,我可能要得罪你。”程霞还没有反应过来,张如龙一下提高声音道:“怎么,我请你吃饭你不去?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,大家都是同事,同事之间请吃饭也是正常的事,我已经跟同事们说好了,今晚一定要请到你,你如果不去,我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吗?”程霞想不到张如龙如此说,吱唔着说不出话来。张如龙又狠声道:“不行,你今天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!”程霞也被张如龙的话吓了一跳,一时张口结舌。张如龙还想说,殷素素的声音已经传来:“你这人脸皮真厚,别人已经拒绝了你,你还好意思在那里死打烂缠,真不知羞耻为何物!”张如龙当然知道说话的人就是殷素素,心中暗喜,转过身面对着她。殷素素脸上正露出讥讽的笑容,但那双眼眼睛却露出兴奋的神色,可想她正在为张如龙吃瘪而狂喜。张如龙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,装着才见到殷素素道:“原来是殷小姐,未曾远迎,请多多见谅。”殷素素冷笑道“哟,看不出来你现在变得这么有礼貌,是不是受了打击人也跟着转了性?”张如龙摇手道:“on、on、on,殷小姐误会了。人生本来就会遇到无数次挫折,如果遇到一次打击就转一次性,我想那个人一定会变成精神分裂者吧?常言说得好:失败是成功之母。对于我这样坚强的人来说,就是受过十回八回挫折也不会放在心上的,我坚信,只要工夫深,铁棒也能磨成针!而对你有礼貌当然是有原因的。”殷素素一时噎语,看张如龙那洋洋得意的模样哪有才被女孩拒绝后的颓废,对这种厚脸皮她一时还真没有办法。不过,她岂会善罢甘休,眼珠一转,侧身对程霞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程霞连忙回答。殷素素听了程霞的名字后,顿时绷起那张小脸,冷冷道:“程霞你记着,以后如果再有人在你上班时间来与你说些与工作无关的事,你就通知保安,就说有人无故搔扰你。对了,你如果在上班时间与某些人谈与工作无关的事,我就会按你不遵守公司纪律处罚你,知道吗?”程霞打了个冷颤,无助地看了张如龙一眼才点点头。张如龙大怒,看到程霞那怯生生的模样,可想她心中正在惶恐,这就是人有人不同,花有几样红的道理吧,有的人天生高高在上,随时可以指手划脚,有的人则要战战兢兢、委曲求全地生活,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?心中虽然在发怒,不过他面上依然露出微笑道:“殷小姐说得太对了,上班时间确实不能做与工作无关的事,程霞,想不到你还有殷小姐为你撑腰,看样子我也只能自认倒霉,不过,嘿嘿……”说到这里他瞟了殷素素一眼连忙住口,那模样就像是突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一般。殷素素一下怒视着张如龙道:“不过什么?”张如龙连忙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,我只是为程霞有了你这样一个强硬的后台而高兴,忍不住差点嘿嘿地笑出声来。”殷素素冷笑着道:“你还会有那样好的心肠呀,我怎么看都是黑的!不过我告诉你,我就是程霞的后台又怎么样?”说着她转头对程霞道:“对了,以后如果有谁敢期负你,你就告诉他你是我的干妹妹,跟你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,知道吗?”说完她得意洋洋地看着张如龙。张如龙心中暗喜,看了看正不知所措的程霞一眼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那,那就恭喜程霞有了一位姐姐,程霞,你运气真好,有了这么一位干姐姐,还不叫姐姐。”说着把一股异能传入程霞脑中。程霞在张如龙的异能刺激下顿时清醒过来,连忙慌张地站起来,对着殷素素躬身道:“程霞见过殷姐姐。”殷素素微笑着道:“程妹妹不要多礼,以后我们就是好姊妹,我看谁还敢欺负你!”说着她示威般看着张如龙。殷素素旁边那一位女保镖却羡慕地看着程霞,认了殷素素这个的姐姐,可想在天环公司就是一步登天,以后真是前程无量。张如龙的目的已经达到,也不想再与殷素素纠缠,连忙道:“殷小姐可能有事与你妹妹谈,我先行告退。”殷素素突然道:“慢着!我先前听到你讲对我有礼貌是有原因,是不是?”张如龙惊奇道:“我有说过吗,对了,我先前顺口说了一句,你想不想听,当然,你如果不想听那就算了。”殷素素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感到一股怒火直冲脑门。以前公司里谁敢这样跟她说话!那些公司职员见到她个个都面带媚笑,说话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,深怕得罪了她。但自从见到这个张如龙后,一切都变了。看那家伙的模样,哪里还把她放在眼里,处处与她争锋相对。虽然怒火满腔,殷素素还是把它硬压下去,因为她知道自己还没有理由收拾那个家伙,还有一点就是她也想知道张如龙说的原因是什么。殷素素深深吸了一口气,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一点,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哦,是吗,我确实想听听你能说出什么原因来。”张如龙把头向后扬了扬,一双眼睛色迷迷地把殷素素上下打量了一番。殷素素顿时被他看得毛骨悚然,只感到张如龙的目光直透她的心底,使她有一种赤裸裸的感觉,犹其是张如龙目光在她的前胸停留了片刻,她顿时感到胸部一阵发涨,一种异样的情绪涌上她的心头,一张俏脸慢慢变红,想发怒,但又发作不出来突然,张如龙收回目光,不知怎么的,殷素素顿时感到一种失落,就好像自己期盼的事没有发生一般。突然,她感到自己正在被张如龙戏弄,刚想发怒,张如龙却道:“我对你有礼貌的原因有四点。”殷素素顿时把愤怒又按捺下来,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张如龙。张如龙好像没有见到殷素素的怒容,笑了笑道:“第一、你是一位美女。”

  原标题:吉林一退伍军人拿军残证购票遭辱骂,乘务员:“证不好使,活不起就别活”

  北京时间4月26日,据NBC体育报道,上世纪60年代的凯尔特人是当时联盟中最具有统治力的球队之一,但如果和当今联盟的球队相比,恐怕随便一支球队都能轻松击败那支凯尔特人。

,,香港精选一肖期期准


Powered by 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